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婿不為奴
婿不為奴 連載中

婿不為奴

來源:google 作者:一葉秋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君夭炎 武俠修真 王花

什麼?上門女婿?吃軟飯的幹活!這難道就是師妹們口中的以肥為美的世界?肥婆為妻,兇悍霸道,非要逼他就範肥婆:快來伺候我!君夭炎:給我十天,我定讓你滿意……展開

《婿不為奴》章節試讀:

只因,六個骰子,其中有五個,平穩的疊在一起,最頂上的一顆骰子,正在打着圈圈,轉動不停,等到它停下來,數值已經完全偏離,根本看不出是幾。

  這一技藝,可謂是聞所未聞。

  「雕蟲小技,獻醜了。」

  君夭炎看着司玲瓏,她的面容淺笑,但是,他知道,司玲瓏已經怒不可遏了,她雖然是商業奇女子,但是她最大的缺點就是…記仇,估計,她已經恨上自己了。

  「司玲瓏,願賭服輸,這鎏金裙,是我的了。」

  衛青陽站起身子,得意的開口,司玲瓏冷哼一聲,準備離開,君夭炎立刻開口喊住。

  「不過是一件鎏金裙,我可是聽聞,錦繡閣三日後,還有一件新品,叫奼紫霞,最適合司姑娘這樣的美人。」

  君夭炎都不禁暗自吐槽,好違心啊!

  把一個大肥婆說成一個美人,他的雞皮疙瘩都要起來了。

  「奼紫霞?」

  「聽說,還是景泰公子設計的呢!這鎏金裙設計得如此完美,沒想到,景泰公子又要再創新高。」

  「以景泰公子的才華,這次,定然是仙女之作吧!」

  眾人都朝着景泰望去,景泰望着司玲瓏,心臟撲通撲通的跳動起來,面頰紅潤,心情緊張。

  「景泰公子,這位搖骰師可是說的真的?」

  「真…真的!」

  景泰肯定的點頭,衛青陽卻在一旁偷笑,搖骰師的手勢是不是過於明顯了,他要不要提醒一下?

  「各位,聽說,這奼紫霞是景泰公子特意為司玲瓏姑娘準備的,你們,想不想看?」

  「想…」

  「那就三日後,各位都來一睹司玲瓏姑娘的傾世容顏吧。」

  搖骰師說完之後,周圍一片喧嘩之聲,看着他們對司玲瓏的追捧,君夭炎差點暈倒,這鳥不拉屎的人境,審美真是讓他汗顏,怎麼就喜歡這樣的肥胖了呢?

  等到人群散去,衛青陽付了款,君夭炎這才摘下自己的面巾,拿着屬於自己的五千金,坐在三樓的房間裏面,為景泰設計圖紙,這一忙,就是半日。

  等到君夭炎忙完回到君家的路上,君夭炎總感覺身後有雙眼睛盯着他。

  敏感的他,坦然自如的進入到一個巷子裏面…

  「說,跟着我幹什麼?」

  君夭炎此時手中拿着一根綉針,抵在身前男子的脖頸之處。

  「哼。」

  一聲冷哼,迎面而來的,是一道靈技,炙熱的溫度迎面而來,君夭立刻後退,看着眼前的男子。

  「原來是太子殿下!」

  「我一介平民,太子殿下,跟錯人了。」

  君夭炎說完之後,就轉身離開,衛青陽看着君夭炎的背影,少年,你已經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

  在君家又躺屍了兩天,這兩天,君林可是百般討好,果然,人都是向前看的,知道他的實力的之後,君林立刻轉變了態度。

  每日守在靜院的門口,水氏每次看見都裝作視而不見,直撩得君林心痒痒,雲氏見此,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炎兒,你爹又來了,要不要…」去看看?

  「阿母,要兒子還是要一條不如狗的丈夫,你自己看着辦。」

  君夭炎的手中拿着墨筆,這兩日,他都在想,要不要靠着錦繡閣的資源,好好的大賺一筆,有錢能使鬼推磨,更何況,君夭炎的生母水氏,他不能不管。

  這已經是他設計的第三套圖紙了,一套五千金,他最起碼得賺個十萬金,才能安心離開。

  「炎兒,他終究是你的父親。」

  水氏看着君夭炎,見他認真做事,便無奈的走開,瑤瑤扶着水氏,走到一旁,和水氏談心,君夭炎看了一眼水氏的背影,無奈的搖頭。

  水如蘭,你這樣溫柔的女子,值得更好的人,外面那個渣子,根本不配你,人境的思想落後,覺得夫家便是一切,但你去了地境,你就會知道,什麼才是人生,一輩子太長,不要辜負自己。

  君夭炎繼續設計圖紙,錢,是一切的根本!

  錦繡閣新品奼紫霞出貨之日,君夭炎自然也去了,這件衣服,是他給景泰用來討好司玲瓏,自然是一分錢也不要。

  那件衣服穿在司玲瓏的身上,完全突出她的所有美好,雖是一個胖墩,但是她**,肉感極佳,在人境之人開來,乃是極品美人。

  景泰此時坐在房間裏面,思緒已經飛遠,就連景正和君夭炎的談話都沒有認真聽。

  「咳咳…」

  景正看着景泰,自從今日司玲瓏穿了奼紫霞衣服之後,這臭小子就一直在傻笑,簡直是丟人。

  「景公子,欲情故縱,司玲瓏喜歡的是能夠征服她的男人,這三日,但凡她的邀請,都要拒接。」

  按照司玲瓏的性格,這幾日必定對奼紫霞產生了好感,日日穿着顯擺,等到新鮮勁過了,必定找景泰詢問新品,景泰只要挺住這幾日的寂寞,不愁追不到司玲瓏。

  「我都聽你的。」

  景泰對着君夭炎點頭,為了贏得美人心,他都聽君夭炎的。

  「恩公,我有個不情之請。」

  「說。」

  「我想,請你當我們錦繡閣的頂級設計師,每月,我們付您一千金,至於您設計的圖紙,所得的利潤,我們六四分,不知道君公子意下如何?」

 自從第一件鎏金裙出來之後,他徹底佩服了君夭炎的設計能力,果然是美到極致,以最低的成本,賣出最高的價格,得到最高的利潤。

  這樣的商業人才,他必須收納到自己的麾下。

  「一千金?」

  「君公子,我們錦繡閣遍布整個布諾國,絲毫不遜色司家的茶莊生意,您…」

  君夭炎搖搖頭,替錦繡閣辦事,等於把自己賣身了,他是打算趁着這個機會,多賣一些設計圖,日後,各走一方,各自安好。

  「我對布匹生意不感興趣,多謝厚愛。」

  「景正家主,我的第二個條件,這五套設計圖做出的衣品,歸我所屬,錦繡閣不得出任何的複製品,當然,事成之後,我會用兩張設計圖作為報答。」

  「這,不是問題。」

景正拿過君夭炎的圖紙,這幾套的設計都十分奇特,很是吸引人,不過,作為一個商人,景正清楚的明白,若是他違背君夭炎的話,日後就不會再有合作的機會了。

  更何況,用兩張設計圖作為報答,這利潤,比成本多了十倍不止,這樣的買賣,不虧。

  「公子的設計複雜,五套,恐怕需要十五日的時間。」

  「沒事,我等。」

  君夭炎拿出第六張設計圖,遞給景泰。

  「小泰泰,這是我送你的禮物,收好。」

  眉頭一挑,眼睛放光,景泰尷尬的笑笑,不敢直視君夭炎的眼睛,這挑逗的目光,實在是過於…直接了吧。

  又在君家躺屍了兩日,十日之期已經到了,司玲瓏卻根本沒有派人來君家迎回君夭炎,君夭炎也懶得自作聰明,沒有主動回到司家,而是繼續在君家,偶爾前往錦繡閣,看看服裝的進展。

  順便,偷吸一點元明教的靈氣,夜晚,墨色籠罩,就連狗都睡死了,一個黑色的身影站在元明教的牆壁之處。

  身子一躍,爬到了元明教的院牆之上,君夭炎小心翼翼的跳到院子裏面,腳步緩慢,躡手躡腳,不敢製造出巨大的聲響。

  這裡,果然有陣法師布下來混淆視聽的陣法,不過,陣法很低級,只能騙騙人境這些笨蛋,是困不住君夭炎的。

  君夭炎感受靈氣的波動,朝着有靈氣的方向前進,然而,他沒有注意到的是,他的一切舉動,都已經進入到了寧外一個人的視線之中。

  元明教的人一定對自己的陣法是相當的自信,裏面,連一個看門的都沒有,這倒是方便了君夭炎都行動。

  「笨蛋,沒有錢,買不了靈藥,你還怎麼修鍊?」

  這聲音,不是元旦那個老流氓的嗎?

  君夭炎湊近門口,靜靜的聽着裏面的議論聲。

  「師傅,我爹,已經拿不出錢了,您…您就賜我一些靈藥吧,求求您。」

  這聲音,怎麼聽着那麼不對勁?君夭炎微微站起身子,在窗口之處戳出一個洞,看着裏面的場景。

  君夭古臉色蒼白,嘴唇發紫,身子蜷縮在地面上,雙手顫抖的抓着元旦的衣角,看起來,十分的痛苦,這模樣,怎麼看着都像是中毒了。

  「夭古,師傅不是給你說過嗎?你那廢物哥哥入贅到司家,有數不清的金銀財寶,他作為姑爺,難道還拿不出區區一萬金嗎?」

  元旦的樣子狠厲異常,絲毫沒有心疼的神色,君夭炎嘴角一抽,尼瑪,關他屁事?他就算是君家的姑爺,也沒有義務幫君夭古買葯吧。

  「對了,這幾日,可調查清楚那個廢物是怎麼修鍊的?可找到什麼修鍊秘籍?」

  「師…師傅,徒兒…兒已經翻遍了君夭炎的房間,沒…沒有發現…」

  君夭古有氣無力的開口,說話斷斷續續,似乎下一秒就會斷氣身亡。

  「師傅…葯…葯…」

  「也罷,就先給你服用吧,明日,要是再拿不出一萬金和秘籍,你就等着被我逐出師門吧。」

  元旦從藥瓶裏面拿出一個黑色的藥丸,直接扔到了地面之上,那模樣,就好像在可憐一條狗一樣…

《婿不為奴》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