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一把刀
一把刀 連載中

一把刀

來源:google 作者:佟珍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佟珍 懸疑驚悚 戴坤山

他英俊瀟洒,風流倜儻;他有權有勢有地位,但他活得並不舒坦,只因為那色字頭上的一把刀一直與他形影相隨展開

《一把刀》章節試讀:

第二天,兩孩子到學校晚自修,龔莉華也顧不得面子了,拋開以往結下的梁子,跨進了謝家的門檻,問:「謝礁還沒回不來?」

「你坐,」謝津章殷勤相待,五年前有關紅包的那件事他早就忘得一乾二淨。這要感謝七年的插隊生活。那歲月,啥事沒經歷過?什麼事都可以不放在心!兩人的目光經過多次遊離不定的閃爍後最終還是交匯在一起,他心裏在說,認識一個人不容易,知道她是一個有知識沒文化的女人,這就夠了,也算是收穫吧!她在沙發上坐了下來,一張像啞巴吃黃連後的苦臉,拘謹得不敢蹺腿抬胳膊,如同在教堂里細聽佈道一樣。

龔莉華一直坐到十點,就是沒見到謝礁回來,終於忍不住了,開口說:「謝礁與我們家荊荊……」她只提了個話頭,希望對方能自個兒接着往下說。

「呃?」謝津章見她提了個話頭便擱着不語,也不知她要說什麼,點了點頭附和了一句,「他倆是同班同學。」

「是啊,當年米永與你也是同班同學,沒想到下一代又是,真是有緣啊。」

「是啊,是啊,上蒼的安排。」

「聽說謝礁書讀得好,一直是年段前三,清華北大沒問題吧?」她沒話找話。

「還有三四個月,什麼事都可能發生,誰知道?」

「謝礁咋地到現在還沒回來……」她真的有點急了。

「你找他有事嗎?」謝津章想不明白她找謝礁到底為何事,心想,照理說隔代人是不會有交集的,有啥事,對我說不就行了?可謝津章卻一直沒說出口,相信如果有事,她會自己說的。平時,謝礁也就十點至多十點一刻就到家了,眼下牆上的掛鐘已經十點三刻了,怎麼謝礁還沒回來?他自己都有些急了,便問,「你家的荊荊回來了?」

「回來了,早就回來了,我也是她回來後我才下樓來的。」

「那你找謝礁是為何事?」謝津章終於忍不住問了句。

「我是想知道,他和我們家荊荊……荊荊都懷孕了,不知道謝礁想怎麼辦?」

這消息如晴天悶雷,一下子殛倒了這個歷盡滄桑,飽經憂患而從沒被擊倒過的漢子。下鄉插隊的那七年間,他經歷了多少事,像兔子被獵狗追逐似一路遭受了多少折磨,不也是全都挺過來了?可兒子……他是不曾想過要兒子會成為學霸、翹楚、精英,可時代將他們這代人推到了這座獨木橋上,擠不過去,你就得掉下來。而橋底下就是萬丈深淵,水深火熱。兒子自幼刻苦,會讀書,自己不曾想過要清華、北大,他想要的是讀好書,長本事,爭口氣……沒想到在這最後三四個月的衝刺階段,會碰上這樣的事……

「孩子還小,不懂事,犯點錯誤難免。對這事,你咋看,有什麼打算……」龔莉華細聲咕噥着,卻字字厚重篤實,語音清晰。

但謝津章一個字也沒能聽得進去,他不相信兒子會做出這樣的事,可又不能不信,這話可是從女方母親口裡說出來的,如果不是真有此事,誰會把自己的女兒往饒舌婦的唾液泥塘里推?

「謝礁也是個好孩子。他不愛說話,做什麼事都是全神貫注。五六歲的時候,有一天到我家玩,近午了,他母親喊他吃飯,他一絲不苟的收拾玩具,收拾完整後才下樓。當時我就想,這孩子能教育到這個樣子,日後必定大有前程。我從小看着他長大,這孩子素性端方,言行不苟,我對他極有信心。當然,孩子的終身大事我們作父母的也不能包辦代替,應該由他們倆自己作主。我一向抱着不干涉、不插手的態度泰然處之,只是現在荊荊都懷孕了,也不知咋辦?你看……」她希望謝津章能主動提出「把孩子打掉」的要求,如果他這樣說了,對方就等於承認,兩個年輕人的關係也就確定了。而然,她等了很久,謝津章始終不發一語,見他那遲鈍而茫然的眼神,她知道他還沒能接受這個事實。也難怪,太突兀了!

倆人沒怎麼交談,靜靜地又坐了大半個時辰,謝礁依然沒回來。謝津章急了,說要去學校問問老師,龔莉華這才起身告辭。

謝津章來到學校,找到班主任曹老師,曹老師說:「沒有啊,謝礁今晚沒來自習,我本來就想打個電話問問的,可後來一想,這孩子讀書挺自覺的,可能是有事才沒有來。偶爾一兩次,也算正常,你說他來了?現在還沒回家?」曹老師突然恐慌了起來,「這就怪了,他會去哪呢?」

謝礁的失蹤,對其父謝津章來說,那可是屋漏更遭連夜雨,船遲又遇打頭風……還好,這事只困擾了他一個夜晚。第二天一早,天還沒大亮,弟弟謝津偉便從山區的家裡打來電話,說謝礁在他那邊,是為了逃避世俗的困擾,要專心複習功課,等臨近高考再回家。一個十七八歲的中學生,有什麼「世俗的困擾」?謝津章儘管有些困惑,但沒理他,在叔叔身邊,他放心。

《一把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