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一股淡淡的血腥氣
一股淡淡的血腥氣 連載中

一股淡淡的血腥氣

來源:google 作者:庄楠聽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陳春韻 陳菡娜

手出行?斷手的主人,是不是已經死了?法醫說,從斷手切割下來到被發現,大概有一周了一隻手沒有多重,所以陳美並沒有感到異常其間亂七八糟乘坐汽車的人,都沒有展開

《一股淡淡的血腥氣》章節試讀:

手出行?
斷手的主人,是不是已經死了?
法醫說,從斷手切割下來到被發現,大概有一周了。
一隻手沒有多重,所以陳美並沒有感到異常。
其間亂七八糟乘坐汽車的人,都沒有發現這隻手。
這說明,斷手是後來上車的乘客掉落的。
我讓陳美回憶最後搭載的幾個人,她想了很長時間,說是三男兩女。
再問,就沒有收穫了。
陳美說都很普通,沒有特別的,也沒有發現異常。
黑車上沒有監控,陳美又不記得這些人的外貌,一問三不知。
全面排查她的手機記錄和行蹤,對陳美的家裡進行搜索和血跡檢驗之後,沒有發現什麼問題。
陳美已經離異,一個人住。
她家裡很乾凈。
除了她自己,連只貓都沒有。
物品都擺放得整整齊齊、一塵不染。
過季的衣服都用真空袋包裝起來,疊放在下面的柜子里。
這種人多少都有點潔癖。
即便她是兇手,也不會將一條斷手胡亂地扔在後備廂里。
我暫時排除了她的嫌疑。
安排一組同事看緊她,有異常迅速上報。
斷臂的DNA認定沒有線索,數據庫里沒有符合的對象。
但意外的是,我們在案件系統里卻發現了符合的DNA。
外省,死了一個男人。
是一個落後省份的村落,某男子被人發現死在家裡。
本來他是獨居,沒人在乎他,但鄰居從他家門走過的時候,看着有老鼠從房門跑出了。
這很反常。
如果有人在家,這種事情不會發生,即便是房間腌臢,鼠類也不敢從正門走。
農村都是木門,一推就開了。
房門也是開着的。
門一開,就聞到一股濃重的血腥味。
往裡屋一走,報案人當場就吐了。
房間里到處都是血和殘肢,就是那個男人。
具體不描述了,只能說,這人滿屋子都是。
關鍵是,警方拼湊之後,發現少了一隻手。
我看看自己桌子上的斷手照片,陷入了沉思。
沒想到,這手的主人,竟然在千里之外。
一路奔波,幾乎把地上能跑的交通工具都坐了個遍,我才到達死者的家。
現場已經被清理過,但仍然能夠聞到一股淡淡的血腥氣。
案犯現場別說是監控,連電都是最近幾年才通上的。
只有鄰居聽到出事的晚上村頭的...

《一股淡淡的血腥氣》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