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與陰陽打交道的生活
與陰陽打交道的生活 連載中

與陰陽打交道的生活

來源:google 作者:我吃兩斤米飯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劉老頭 張不二 懸疑驚悚

十八歲以前,張不二的人生平淡的沒什麼可說的,可自從十八歲那年,一個夢徹底將他平靜展開

《與陰陽打交道的生活》章節試讀:

「是爺爺嗎?」
我下意識回了句話。
這時奶奶突然緊緊得拉住了我的手,壓低了聲音問道:「是誰?
要找誰的話明天再來吧,我們要休息了。」
奶奶的行為讓我突然就緊張了起來,那東西不是被消滅了嗎?
這個點應該就是爺爺回來或者有東西碰到而已吧,奶奶怎麼這麼緊張兮兮呢?
但是就在奶奶問完之後,一陣陰冷的童聲從外面傳來,怪異,冰涼...... 「我來找我哥哥還東西......」 一聲年齡不大的聲音傳入,一陣陰風盪起,家裡的燈跟電視閃爍了幾下,客廳滋的一聲就沒於黑暗之中了。
我心一下子就狂跳了起來,四處摸索着燈火,心中暗罵我欠他們啥了?
「滋......」黑暗中奶奶划起火柴,往櫃面的煤油燈走去,邊走邊對着門外罵道:「滾,這裡沒人欠你東西......」 奶奶點亮了煤油燈從櫃面下取出一盆黑乎乎的東西,有些像泥土,遠遠聞起來類似刺鼻的花香味道,上來就要我把衣服脫了,然後往我臉上抹。
黑泥快要抹到臉上的時候,我才聞到了這盆東西真正的味道,類似是泥巴,樟腦丸混合著死老鼠,又夾帶着生魚的腥臭味,這東西抹到身上還不臭死自己。
我趕緊推開鐵盆,連忙問奶奶怎麼回事,這個是什麼東西?
奶奶這回臉上完全沒有對付剛剛怪物的樣子,滿臉的急躁,更是直接一巴掌呼我臉上:「撲街,叫你塗就塗,趕緊脫了衣服,啰嗦什麼!」
我一下子就愣了,平常奶奶對我特別溺愛,摔個跟頭都要哄半個小時,別說打我了,這還是第一次對我發那麼大的火。
看着奶奶急躁的樣子,我還是忍着惡臭脫了衣服就把這黑泥往身上抹,小時候糞坑都掉過,也不怕再臭一次了。
我抹完黑泥的時候,奶奶提着燈,往裡屋拿出來一個上面綉着一個棺字的小香袋跟三株香出來,拿到我面前讓我把袋子含着。
「奶奶,外面到底是誰啊?
怎麼用上這些東西了?」
我看着面前的香袋,忍不住再次問了出來。
奶奶還未回復我,門外再次傳來敲門聲,還有一陣陣指甲撓門的尖銳聲。
「你要是還認我這個奶奶,你就不要問。」
奶奶聽着外面的聲音,又再一次揚起手,額頭上的紋路都要擰起來了,一臉的焦急與無奈。
我看着奶奶這焦急的模樣,於心不忍,還是聽從了奶奶的的話,將香袋含在嘴中。
奶奶將手中的三株香點燃,朝四方進行了祭拜禮,嘴中念念有詞,四方君神......佑我庇隱,然後將三株香直接塞進我的嘴中香袋處。
看着這奇怪的行為,我剛想提問,門外敲門聲再次響起,這次是更為激烈的拍門聲。
聽到這敲門聲,平日待人溫和奶奶臉上露出了一絲兇狠的神情。
隨後奶奶左手結玄令,嘴中念念有詞:「溯回有隱,歸避,急急如意令。」
隨後右手捏着香往前走去,而我還在震撼奶奶這一套行雲流水的動作之中突然發現,我的雙腿竟然隨着奶奶的口訣一步一步地跟着奶奶走到裡屋之中。
「娃兒,記得你天亮之前,無論是誰叫你開門,千萬不要出來,切記!」
奶奶一臉凝重得叮囑我,手裡還不斷得變幻這手決。
做完手決之後,奶奶不舍地看了我一眼便徑直走了出去,隨後便將裡屋的門直接反鎖了起來, 在奶奶做完手決之後,我還沒來得及想再問一下奶奶到底是怎麼回事,意識就開始變得模糊起來,就記得看着奶奶出去之後,外面傳來一句:「我倒要看看這東西想做什麼。」
「嘭!」
回復奶奶的是一聲重物落地的巨響。
那是院門的方向,擔憂一下子就把我其他的想法淹沒了,奶奶能應付外面的東西嗎?
雖然擔憂,但是我身上一點都動不了,只能內心忐忑地聽着外面的動靜。
外面一陣雜物撞擊聲後,陷入了一片死寂...... 當我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白天了。
我以為身體還是動不了,結果用力一翻身,直接從床上滾了下來,摔的我腦子直打轉。
從地上翻坐起來的我,感覺自己渾身都是冷汗,剛想用手擦一下,才發現我身上的黑泥早已凝結,黑泥的惡臭也早已散盡,口中的香也燃盡了。
我吐出口中的香袋,看着微微泛白的天,心中泛起了一絲煩悶。
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
想到這我連忙叫喚了幾聲奶奶,沒有回應。
我提了一下門,但是門還是反鎖着,我往後退了幾步,往門上一撞,老舊的木門就這樣被我撞開了。
我揉了揉撞疼的胳膊,四處掃視,廳里沒有奶奶的身影,我便往院內大門走去,剛出廳門便看到院門口站着一個身影,我定睛一瞧,是奶奶,我一邊走一邊輕聲呼喊着,但是奶奶一直沒有回應。
一股不好的預感籠罩着我。
待走近,我身子徹底得僵住了,眼前的一幕讓我一時之間無法接受。
奶奶此時站在門口,披頭散髮,滿臉蒼白之色,雙目猙獰像是要跳出來一般,血絲又像是蛛網直接布在眼球上面將眼球染得通紅甚是嚇人。
那嘴角流淌的血跡早已變成了烏黑色,而衣服上面也有着大量的血跡。
我輕聲喚了一聲奶奶,上去扶住了她,但是我發現奶奶的身子早已僵硬。
我忍不住心中的悲痛,顫抖着手,眼淚止不住的淌了出來。
這時院門忽然打開,爺爺的身影出現在門前,看到眼前這一幕,爺爺直接愣住了,眼眶也閃起了淚光。
我看到是爺爺回來了,緩住哭意,將昨晚的事情一一說給爺爺聽,還將奶奶說讓他去學校後山的事情也跟爺爺講了。
「唉......不二,你先去洗乾淨吧,等下來找我。」
爺爺嘆了口氣後將奶奶抱了起來,往屋裡走去。
這時候我忽然注意到奶奶脖子上面有兩個小小的血洞,甚至上面的血液都未凝結。
我的心中頓時升起了無數疑問,為什麼奶奶今天早上就變成了這樣?
昨晚敲門的人到底是什麼東西?
我叫住了爺爺,將這些問題一一拋出,希望爺爺能夠給我解答這些疑惑。
爺爺搖了搖頭,嘆了口氣道:「唉,這都是命啊,十八年前種下的禍根了,沒想到後山還是出了問題。
唉…」 我一聽這話心中感到極為震驚,十八年前?
根源在學校後山?
但沒等我問出口,奶奶突然在爺爺懷中立了起來,嘴中張開,面目變得更加的猙獰,一口黑氣從奶奶嘴中吐了出來,行為極其詭異嚇人。
爺爺見此情形,左手捏印,口中念決,點在奶奶的眉心,奶奶當即身子軟了下來,順勢倒在了爺爺的懷裡。
奶奶的突變讓爺爺臉色變得更加凝重起來,催促我趕緊去清洗身子,然後去村口將那劉老頭給請回來,順便通知下村裡人來幫忙處理後事。
奶奶這個離奇的行為更是顛覆我的三觀,我剛剛已經確認過奶奶是真的死了,怎麼會突然發生這樣的反應。
望着爺爺凝重的臉色,心中裝有萬千疑問的我沒有敢問出口。

《與陰陽打交道的生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