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這個世子不靠譜
這個世子不靠譜 連載中

這個世子不靠譜

來源:google 作者:燕子樓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葉世離 殷雨晴 穿越重生

葉世離莫名穿越到另外一個世界,身懷極寒之脈,無法修行任何武學,然而他卻逆天改命,且看一個廢柴世子如何醉卧美人膝,最終問鼎天下展開

《這個世子不靠譜》章節試讀:

葉世離默默組織了一下措辭,小心翼翼道:「父王當年跟隨先帝征戰天下,可謂是功高震主,如今又手握重兵,我想……剛剛坐上龍椅的那位,應該是對離州有點想法了。」

這番話還真不是大逆不道信口雌黃。

按照這具身體原主人的記憶,葉宗明以前經常為了打勝仗而將在外軍令有所不受。

所以,給外人的印象就是擁兵自重且囂張跋扈。

先帝當年尚且對葉宗明頗有微詞。

如今新帝登基,為了穩固龍椅,加之葉宗明在新帝爭奪皇位時候保持中立態度,後者難免對這位手握戍邊大權且在朝堂之上非常有話語權的離州藩王有所不滿。

敵對的人要被清算。

而在帝王眼中,中立即是敵對,當然也留不得!

葉世離前世熟讀史書,對帝王之心也頗有研究。

天下太平之日,便是鳥盡弓藏之時。

自古以來,開國重臣能得善終的寥寥無幾。

硬說區別,也不過是時間早晚而已。

「父王你想啊,郭景煥這才剛剛從京城回來不久,就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時間上未免太過巧合。」

「而且林家已經是離州巨賈,根基也在離州,就算她林夕柔真被我毀了清白,按理說也應該忍氣吞聲。」

「可是如今,林家卻不惜自曝私自販鹽也要拖我下水,難道他不知道這是滅族的重罪嗎?」

「唯一的解釋,就是林家有脫困之法。」

「超脫於離州的脫困之法,父王你說……林家的底氣從何而來?」

說到這裡,葉世離伸出一根手指向上指了指。

含義已經不言而喻。

葉世離又補充道:「當然了,我這只是根據現在的情況大致分析出來的,事實如何,暫時誰也說不清楚,只能說那位對父王你不滿的概率很大。」

其實在葉世離看來,新帝這次的計謀倒也很簡單。

只要他被褫奪了世子之位,那麼離州就不存在世襲罔替的說法。

等到葉宗明百年之後,或者突然出了什麼「意外」,離州無主,新帝的操作空間可就大了去了。

往惡毒了想,新帝甚至還想一勞永逸的解決了他這位離州世子,所以才有了這次的刺殺事件。

如果說葉世離之前於己不利的時候進退有據,那麼現在這一番絲絲入扣的分析下來,簡直讓葉宗明刮目相看。

這……這還是我那個不成器的兒子么?

祖墳這就突然冒青煙了啊!

葉宗明雖然心裏激動,但還是不動聲色道:「那麼依你之見,我該如何處理這件事?」

葉世離眨眨眼睛,反問道:「兒臣想知道,父王打算如何處理呢?」

葉宗明微微一愣,似笑非笑道:「當然不能讓他們輕易得逞,等下我就宣你無罪,哼,皇帝小兒想動我葉家唯一這根獨苗,門都沒有!」

呵呵,這話就言不由衷了吧?

葉世離心裏明鏡似的,這便宜老爹可是個人精,怎麼可能不知道該如何處理這件事?

分明就是在考驗自己嘛!

「父王,依我之見,不如就遂了他們的心意。」

葉世離嘿嘿笑道:「不僅要罰兒臣,而且還要重罰!」

葉宗明饒有興緻道:「如何重罰?」

「杖刑伺候,最好真打斷我一條腿。」葉世離咬牙道。

葉宗明這下徹底驚到了,他確實是想重罰葉世離,但也無非就是幽禁寢宮而已,然後取回世子的冊封寶冊暫時以觀後效,萬萬沒想到葉世離對自己這麼狠。

「你體弱多病,又剛剛身受重傷,這怎麼行?」

貴為離州藩王,葉宗明也有點急了。

「若非如此,怎麼堵得住悠悠眾口?」

葉世離唉聲嘆氣道:「父王,兒臣這次若是輕易過關,不只是離州朝政不穩,那幕後主使之人一計不成,陰狠毒辣只會更甚,茲事體大,兒臣受點皮肉之苦又算得了什麼?」

葉宗明領兵數年殺伐果決,聽到葉世離這樣說,也明白葉世離說的都是事實。

「好!那就委屈你了!」

離州藩王點了點頭,旋即陰惻惻道:「只是這林家吃裡扒外,既然自己承認了私自販鹽的重罪,我也不會輕饒了他們!」

……

……

回到無念殿的正廳,葉宗明怒氣沖沖的坐在椅子上,指着葉世離大罵道:「混賬東西,自己闖了禍,不承認不說,還求我念在你那已故的母妃面子上輕饒了你,身為世子,你真是太讓我失望了!」

「來人啊!宣右典書李驥!」

在這個世界,典書是離州所在千夜王朝的一種官職,主管刑罰。

李驥覲見後,葉宗明說過了前因後果,沉聲問道:「李驥,毀人清白者,該當何罪?」

右典書李驥額頭滿是汗水,小心翼翼說道:「王爺,按皇朝律法,應予以宮刑,然後發配邊疆……」

宮刑?

豈不是要沒收「作案工具」?

葉世離頓時感覺胯下涼颼颼的。

而葉宗明也有點臉黑。

老子就這一個兒子,給他上了宮刑,豈不是要讓老子絕後?

「皇子犯法尚且與庶民同罪,更何況我兒不過區區一個世子。」

葉宗明瞥了瞥林夕柔等人,問道:「就按律法來判,你們看如何?」

真不愧是離州藩王,好一手以退為進。

「末將惶恐……」

「草民不敢……」

一眾「苦主」趕忙下跪,臉都嚇白了。

開什麼玩笑?

我們只是想讓葉世離失去世子之位,真讓葉宗明絕了後,那不是和眼前這位離州藩王結了死仇,以後還有好果子吃?

李驥也是冷汗涔涔,跪伏道:「王爺,世子雖然犯了錯,但他畢竟是您唯一的兒子,還請您法外開恩。」

其實在場的眾人也都知道葉宗明不可能真讓自己的兒子受宮刑,不過就是想找個台階下而已。

眼見李驥開了頭,雖然不情願,但是林、郭兩家還是不得不為葉世離連聲求情。

「罷了,歸根結底還是我的兒子,為人父者,哪下得去手?」

葉宗明輕嘆了一口氣,然而話鋒一轉,又沉聲道:「不過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來人,將世子杖罰一百!」

「自今日起,世子圈足寢宮,沒我的命令,不得擅自離開!」

「林家父女,郭恆,還有郭狀元。」

葉宗明眯起眼睛道:「我這樣處理,你等可還滿意?」

《這個世子不靠譜》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