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這屆魔尊不太行
這屆魔尊不太行 連載中

這屆魔尊不太行

來源:google 作者:林崽迷路日記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木楠枝 白山

「吾乃九重天上桁淵帝尊手下一名大將,下凡路過此地發現此地靈氣充足,所以特來修鍊,希望爾等速速請你家掌門過來,商量吾修鍊事宜」「師兄,你別鬧了,今天是招新大會,你再把新人都嚇跑了,師傅可饒不了你」「爾等休要胡言,吾先進殿休息,爾等速速把好吃的好喝的給我整來,我可以原諒你們的怠慢!」「師兄又抽瘋呢?」「可不是,別理他,一會兒就不作了」展開

《這屆魔尊不太行》章節試讀:

眾門派離開後,就是琉璃境內入門弟子的分配,本來應該是有派內切磋根據戰果長老進行挑選,但今年因為各派前來耽誤了,琉璃境也根據這次切磋心裏有了個底,所以也就沒安排派內切磋了。

木祁:「楠枝必須是我的!」

虛空:「你做夢,哪有父親親自教孩子的,就沒有這個先例,我說了,楠枝入我門下,我帶他吃香的喝辣的。」

程鈴:「沒人跟我搶安佳鑠的話,那我把他帶走了?」

方辭詞:「程長老,就別湊熱鬧了,金火系我盯很久了!」

程鈴:「老頭,你有姜媛媛還不夠?還跟我搶人!」

方辭詞:「程鈴,我就比你大三歲!」

程鈴:「我不管,安佳鑠必須是我的!」

說完,程鈴和方辭詞同時看向安佳鑠:「你說你跟誰走?」

安佳鑠:「聽掌門安排。」

掌門心想:我忙着搶兒子,別煩我。

虛空:「聽見沒,掌門!身為一派掌門怎麼這麼小氣!」

木祁:「聽見什麼聽見,沒聽見他說聽我安排嗎?聽我安排那就是楠枝跟着我!」

虛空:「你老不要臉啊。」

木楠枝:「那個?要不問問我意見?」

木祁,虛空:「你閉嘴。」

那邊爭的熱火朝天,這邊五個人圍在一起。

木楠枝:「你們想好跟誰了嗎?」

素峰:「我不跟。」

安佳鑠:「我聽掌門的。」

姜媛媛:「哎呀,不行就跟我一起去方長老門下吧。」

方柯:「我已經答應鄭長老了。」

聽完,木楠枝挪步到安佳鑠身邊,一把摟住他的肩膀,在他耳旁輕聲道:「程長老確實是你的首選,所以你在猶豫什麼?」

「我不知道,有一個聲音在告訴我,我不能靠近她。」

木楠枝錘了安佳鑠胸口一下:「你不會還信那什麼命定,孽緣一說吧?」

「萬一呢?」

「但我真心勸告,煉丹師是你最好的選擇,金火系的人現在找不到幾個,煉丹師的地位你也是知道的,沒必要為了虛無縹緲的東西放棄自己的前程。」想了想,木楠枝接著說道:「我看見過你的往昔,你把你父母的離開安在你不信天命之上本就是怪談,你以為是你堅持走修仙路逼死了你的父母,所以你猶豫過,但你不還是堅持了下來。你父母的劫數在那裡,改變不了,若非你走修仙道,他們會因為缺少天地之氣的滋養而走的更早,天數自定,他定的是什麼,真的不可以逆轉嗎?你最終下定決心還要修仙不就是想看看這天數究竟如何嗎,何苦將自己困在天數里。」

「我…」

「好了,跟隨你自己的心,他會給你正確答案。」

「那你呢?想好跟誰了嗎?」安佳鑠反問道。

「秘密。」

……

「好的各位,經眾長老友好的商議,現在將選擇權交到你們自己手中。」木祁開口說道。

「晚輩姜媛媛拜見掌門,各位長老,晚輩自願拜入方長老門下。」姜媛媛行了個大禮。

「方辭,你可願意?」木祁好像那個婚禮主持。

方辭詞用靈力給姜媛媛傳過去一個玉佩,標誌着拜他為師的玉佩。

「謝師傅。」姜媛媛接到玉佩一時興奮,竟忘了行拜師禮。

「罷了,繁文縟節下去後再說吧。」木祁揮了揮手,示意姜媛媛退下,姜媛媛這才意識到剛才自己失了禮數。

「晚輩安佳鑠。」

安佳鑠在原地開了口,還未邁出步子就吸引了程鈴的注意,程鈴自是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倘若他不想拜自己為師,那是她怎樣都強求不來的。

「晚輩安佳鑠,願拜入程長老門下。」

程鈴一時間沒反應過來,消化了兩秒安佳鑠的話,才在內心雀躍起來,雖然他平時不注重禮節,但這種嚴肅的拜師大典,她還是要穩重,於是她拿出一鼎珍藏的煉丹爐交到安佳鑠手上。

安佳鑠看到程鈴走過來,立馬跪下,行磕頭禮:「弟子安佳鑠拜見師傅。」於是以跪姿直起上半身,將雙手舉起,穩穩的接住了煉丹爐。

「從今以後,你便是我程鈴的弟子,我會把我的畢生傳授給你。」程鈴沒着急讓他起來,「倘若之後讓我發現你做有辱師門之事,我必第一個殺了你。」

「弟子領命。」

「起來吧。」

這樣,安佳鑠才站起來退到五人隊伍里。

之後方柯也行了拜師儀式,素峰才緩緩走上前:「恕弟子直言,天火長老因事不在境內,各位長老再無精通火靈力之人,所以弟子今日選擇不拜師,望掌門和長老海涵。」

木祁:「你的事等天火回來再說。」

素峰:「謝掌門。」

素峰行了個禮便退了回來,最後的難題交給了木楠枝。

「晚輩木楠枝,拜見掌門和諸位長老,首先在此感謝各位長老抬愛,過去數年,我跟着不同長老修行,效果甚微,天門之中,我得知自己的靈力可以來自於天地之力,來自於靈木之力,所以晚輩想婉拒各位長老好意,自主修行。」

「楠枝,你知道你在說什麼?」木祁閃現到木楠枝面前問道。

「父親,我意已決。」

「往屆不是沒有自主修行之輩,只是會少了很多靈藥資源,你可想好了?」虛空也下來了。

「想好了,不過還得借虛空長老的上虛境一用。」

「你拜入我門下,那不都是你的?」

」我若成了長老弟子,長老還捨得我一人進去修鍊?「

」你小子!「

「各位長老,我知道你們對我的疼愛,但我已經不是之前的我了,不拜師才能正大光明的請教所有長老,請大家放心,這是我深思熟慮的結果,我會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上虛境太危險了。」虛空還是想拒絕木楠枝。

「有虛空長老特製的珠子不是。」木楠枝晃了晃手裡的珠子,「如果不給我機會歷練,怎麼能知道我會成長到什麼地步,我有靈力了,虛空長老,你就別擔心了。」

「讓他去試試吧,虛空。」木祁還是開口了,「雖然他平時不靠譜,偷懶貪吃耍小聰明,但楠兒也該長大了。」

那是說的什麼話,我有這樣?木楠枝心裏嘀咕着。

「哼!」虛空雖然不滿,但還是打開了上虛境入口,「珠子收好,有危險施法在上面就能直接傳出來。」

「謝過掌門,謝過虛空長老。」說完,木楠枝就進了上虛境。

待木楠枝進去,虛空也收起了入口。

《這屆魔尊不太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