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重生八零:一貧如洗入贅初戀女友
重生八零:一貧如洗入贅初戀女友 連載中

重生八零:一貧如洗入贅初戀女友

來源:google 作者:一棵小白菜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周嘉嶼 許知憶 都市小說

上一輩字的周嘉嶼住院期間發現了二婚妻子出軌,看着自己的妻子跟自己的相好一起的看望同時他在二婚妻子的提醒下,發現了隔壁的病人居然是自己的兒子在他發現的時候,已經是為時已晚了,他悔不該當初等到他推着初戀女友進入病房的時候,他只覺得自己解脫了沒想到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到了初戀女友問他入贅的當天展開

《重生八零:一貧如洗入贅初戀女友》章節試讀:

而現在的周嘉嶼只想給自己幾個大嘴巴子。

這會的護士也是成群的往隔壁的病房跑去,「你們不知道,這隔壁病房的年輕人,一年前就因為心臟不好而在我們醫院一直的住到現在,現在應該是留不住了,要離開了。」

「欸,應該才三十來歲,可憐了他的母親白髮人送黑髮人。」

「就是就是,之前在上面的病房的時候,他媽媽可是一天打着好幾份工的。」

「不說了,我們趕緊過去。」

聽到這裡的周嘉嶼再也的忍不住了,他好像真的害死了自己的親生兒子。

想着許知憶現在應該最不想見到的就是自己。

他想出去見自己兒子的最後的一面。

但他又不敢。

對於這個兒子,他是當真是不知情的。

他之前跟許知憶離婚的時候,她提都沒提。

還是後面的一個跟許知憶玩的好的在一次的聚會中說漏了嘴他才知道。

但是他並沒有在意,畢竟他吃住都是在楊家。

而他在楊家有兒子。

於是只是聽說並沒有見過。

感覺着自己虛弱的身體,應該是活不了多久了。

他就手腳並用的準備下床。

但是床還是挺高的,於是他將被子往地上一丟,自己的身子也是往下一落。

他能感覺到身體的疼痛。

同時也知道隔壁的許知憶有多痛。

猶豫了再三,他不再的害怕,直接的往外爬去。

在門口的時候,他看到了那群剛給他洗過身子的護士,這會推着一個車子。

車上一片白,依稀的能看到那層白布下有個人的身影。

他晃了晃神,如同着魔一般的扯住了護士的腿。

眼淚開始的落下。

他從來沒有感覺過的那種猩紅的眼淚嘩嘩的往下掉。

「快快快,把405的這個癱子給弄回病房去,不然等會整個走廊都得臭了。」這時的一個男醫生連忙的開口。

大家正準備拉着周嘉嶼回病房的時候,因為被自己發小攔住的許知憶這個時候,也是從404病房出來了。

就看着剛才抬着自己兒子上了移動床的那群護士在拉着一個很面熟的人,往病房拉去。

「知憶姐,你看周嘉嶼!」邊上的曹德平惡狠狠的看着地上被往病房拽的周嘉嶼。

許知憶笑了,笑的極美。

原本十分瘦小的臉,這笑的極美。

但是下一秒就顯得格外的滲人,她咧着嘴笑,一邊哭,一邊笑着看着癱在地上的周嘉嶼同時被幾個護士往病房裡拽。

「周嘉嶼啊周嘉嶼,我找的你好苦啊。」許知憶惡狠狠的看着周嘉嶼。

彷彿又想到了什麼,突然的又哭了,「我們的孩子他死了。」

「被你害死的。」

周嘉嶼這會只能看着她那幅難受的樣子,然後拚命的掙開這些護士的制服。

最後的許知憶不再看他,反而是一臉笑意,又似乎哭着一般的往那個移動床走去。

那個車上的就是他們的孩子——周宇陽。

只不過他不會再醒過來了。

周嘉嶼彷彿是放棄了掙扎,護士很快的就將他塞回了自己的病房,並沒有放床上。

而是趕忙的出來將放着周宇陽的屍體往太平間拉去。

曹德平看着許知憶一會哭一會笑的,他很快的就發現了不對勁。

許知憶好像傻了。

就連周宇陽被送到太平間後,她還是一個勁的往前走去。

嘴裏念着,「宇陽等等我。」

「宇陽你慢點,媽媽要跟不上了。」

曹德平暗暗的嘆了口氣,他能等許知憶接納他,但是現在人都傻了。

於是他也是離開了醫院。

等他走後,許知憶還是如同痴傻一般的走回了404的病房。

她就一直的覺得自己的兒子並沒有死。

而護士已經是見怪不怪了,只是沒注意原本在她身邊的曹德平這會已經是不在她的邊上了。

畢竟兒子死了,不少的母親突然的沒緩過來有些瘋癲也是正常的。

「宇陽,你等等我,媽媽等會就去找你。」

「宇陽,你別亂跑了,媽媽找不到你了。」

「等媽媽找到你這個臭小子,我一定好好的打你。」

聽到隔壁傳來的聲音,原本癱坐在地上的周嘉嶼這會也是沒坐住的往隔壁的病房爬去,他可不覺得現在的許知憶的意識還清醒。

他知道她娘兩個的日子過的很苦,但是他並沒有在乎反而是跟着楊家人吃喝玩樂。

她一個人拉扯著兒子的長大。

越想着,心裏的內疚越大。

等他爬到的時候他就看到了十分揪心的一幕。

原本就十分怕高的許知憶竟然是在窗邊,還大有往下眺的意思。

「憶憶。」周嘉嶼還是喊出了多年重未喊出的愛稱。

然後拚命的往窗邊爬去。

「憶憶?」

「憶憶,我在這!」聽到許知憶的呢喃,周嘉嶼趕忙的應上。

終於他爬到了許知憶的邊上。

許知憶看着他的臉,情不自禁的喊出了:「老公,你在喊嘛?」

「憶憶,我在喊你啊。」終於周嘉嶼在靠着椅子爬上了窗戶邊。

「你是周嘉嶼?」許知憶愣愣的看着他,彷彿是想到了些什麼,搖了搖頭。

而這時候已經爬上窗戶的周嘉嶼使出吃奶的勁把許知憶往裏面推。

許知憶突然的一個趔趄的摔倒了病房的地面上,而窗戶上的周嘉嶼卻是一個重心不穩的直接的從四樓摔了下去。

這一吃痛,許知憶的神智暫時的清醒了,她趕忙的往窗外看去。

就看着窗外的下面的地上一堆的血泊,上面的周嘉嶼彷彿是在笑。

而這個時候的周嘉嶼直接的一陣的輕鬆。

看着自己早已經死透的身體,他覺得這下子的許知憶應該是滿意了。

畢竟是他害死了他們自己的兒子。

過了不久他的屍體被人發現了,他很慶幸不是許知憶,不然她的嫌疑擺脫不了。

但是當他的屍體放進太平間的時候,跟着自己兒子在一塊的時候,他還是沒忍住的哭了出來。

很快許知憶來了,原本嬌小的臉更加的沒有了血色。

她看着自己兒子的移動床開始哭的時候,**來了。

《重生八零:一貧如洗入贅初戀女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