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生狂妃:皇叔狠狠寵
重生狂妃:皇叔狠狠寵 連載中

重生狂妃:皇叔狠狠寵

來源:google 作者:夢寐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蘇傾然 蘇子然

相府嫡女蘇傾然前世把豺狼姨娘當親娘,把虎豹庶妹當親妹,更是把負心皇子當至愛,結果是自己慘死,外祖家被滅門,好在蒼天有眼,給了她一次重生的機會,這一世,她揭開姨娘的假善面,撕開庶妹的偽柔弱,某皇子,你不是一直想要當皇上嗎,她直接讓他被逐出皇宮,做不成皇子,她一直以為自己魔高一尺,但是沒想到皇叔道高一丈,最後把她收了展開

《重生狂妃:皇叔狠狠寵》章節試讀:

第五章 相門難進 「小姐,相府到了。」 車外的馬夫聽了馬車,輕輕朝着車內喊了一聲。 蘇子然聞言,一陣恍惚,緩緩下車,抬起頭望着巍峨的相府,正紅色朱漆大門頂端金絲楠木匾額寫着燙金樣的「蘇府」二字,蘇子然望着這兩個字眼裡的恨意更加濃烈,也就一眨眼的功夫,很快又恢復了平靜。 一步步走向府邸。 每一步帶着卷土而來的磅礴氣勢。 「大……大小姐?」 門口的兩個護院一看到蘇子然滿臉驚愕。 大小姐?她不是被土匪劫走了嗎?可是眼前這位確確實實是大小姐呀,這到底怎麼回事? 他們對視了一下眼神,雖然大小姐是嫡女,但是在這相府是可是媚姨娘說了算,得罪了這無權無勢的大小姐,總比得罪媚姨娘來的划算。 想到這其中一人趕緊轉身進去通報。 蘇子然筆直地站在那,不卑不亢不鬧,猶如那初出的晚蓮,寧靜悠遠,她在等! 轉眼的功夫,一行人密密麻麻地走了出來。 為首的是一位雍容華貴的婦人,只見她身上穿着一件楊妃色暗花流雲紋雲錦衫子,袖邊金絲滾邊,絳紫色金邊羅裙,裙衫講究的是精緻,梳着正室才可以梳的同心髻,金雷絲牡丹紅寶石點翠步搖。 這哪裡是一位姨娘,說是正室一點都不為過。 蘇子然嗜血的眸光划過此人的臉龐,手指緊緊地拽在手心裏,媚姨娘,好久不見。 媚姨娘邊走邊拿絹帛擦拭着無淚的眼角,一路抽泣,但是說出的話仍然慷鏘有力,生怕別人聽不見似的。 「我可憐的然兒,你可算是回來了,那幫兇殘的土匪沒有把你怎麼樣吧。」 要不是重活一世,蘇子然差點就被媚姨娘這漏洞百出的表演給騙了。 前世自己是有多蠢,這都沒看出來,竟然就相信了這媚姨娘是真的心疼自己。 這會兒正是下朝,下學的時辰,路上的行人正多,今日早上就聽說相府的嫡女被土匪抓了,一開始大家還秉着懷疑的心思,這會兒人家府里的人都放出話來了,看來是真的了,看熱鬧向來不閑人多。 一會兒的功夫,相府門口就被圍了個水泄不通,大家都想看看相府嫡女被土匪怎麼樣了? 蘇子然還沒開口,只見媚姨娘走過來,一臉關切地拉着她的手,仔細地打量着她,看到蘇子然安然無恙,媚姨娘眼裡划過一抹疑惑,玉竹那丫頭不是說,這小賤人被土匪折磨的快要死了,怎麼這會兒還好端端的。 蘇傾然讓玉竹先一步回相府,就是要告訴媚姨娘,自己被土匪快打死了,這樣才能打消她的顧慮才,她要是自己在黑風寨安然無恙,肯定會再派人暗殺自己。 「快讓娘看看,沒事吧。」 媚姨娘假意關心。 蘇子然假意要進去,順手拂了媚姨娘的手,怯怯地望向媚姨娘。 「姨娘,你弄疼我了。」 姨娘?媚姨娘滿臉詫異,這個稱呼多少年沒被人叫過了。要不是蘇子然提醒,她自己也都快忘了,她還是姨娘,不是主母。 媚姨娘眼裡一抹狠礪,很快就淹沒在溫和的笑容里。 「都怨我一心只想着看看你受傷了沒,反倒傷了你,來,先別說了,咱們回家?」 這小賤人,怎麼看着有點不對勁,走了三年反倒跟自己生分了。 不急,日後有的是時間。 但是媚姨娘越是不讓蘇子然說,越是增加了眾人對於蘇子然得懷疑。 蘇子然一雙晶亮的雙眸望着媚姨娘,直接說道。 「姨娘,我還是說清楚吧,要不然容易讓人誤會。」 狡猾的眼神划過媚姨娘,開始說了起來,聲音足以讓所有的人都聽見。 「那土匪本想從我身上弄點錢財,可是他們一看我身上除了這身衣裳,無利可圖,再加上昨個姚家沒給我飯吃,我在土匪窩裡吃了三大碗麵條,一看我這樣,土匪頭子就把我放了,臨走的時候,還說,他們肯定是抓錯了人。」 眾人望着蘇子然那一身木褐色粗布衣裳,還有那面黃肌瘦的身子骨,絲毫沒懷疑蘇子然得話。 「這相府的嫡女居然過的連個下人都不如。」 「誰說不是呢,看把孩子餓的,連那土匪都不敢收。」 「真是可憐。」 …… 媚姨娘一聽,頓時臉色變成了鐵青色,手裡的帕帛拽的緊緊的,這個小賤人絕對是故意的,但是對上蘇子然那純真的面容,她心裏的懷疑又打消了。 蘇子然對上媚姨娘那變幻莫測的臉,柔聲問道。 「姨娘,你怎麼了?是不是然兒說錯話了。」 媚姨娘被蘇子然問的一句話咽在咽里,心裏氣極了,但是臉上還要強忍着開心。 「沒,沒,你沒說錯話。」 她實在不想跟蘇子然周旋下去了,朝着身邊的婆子使了個眼色。 蘇子然望着那婆子,眼睛眯了眯,一道寒光射向那婆子。 奚嬤嬤,媚姨娘的奶娘,也是她最得力的抓牙,只見她身着一身棕金色繁華錦繡廣袖上衣,紅褐色圓領褙子,頭上插着金鑲玉福字步搖,手上戴着四個金燦燦的大福戒指,腕下藏着實金鐲子。 光看她這一身打扮,也知道媚姨娘這幾年在府里過的有多得寵。 一眨眼的功夫,奚嬤嬤後面跟着三個丫鬟,手裡端着一盆水,手裡拿着艾葉條,朝着蘇子然走了過來。 蘇子然凜冽的掃視着來人,寒冷的眸光深不見底。 人群里的玉竹再也止不住自己,扒開人群擋到蘇子然面前,朝着奚嬤嬤大聲問道。 「奚嬤嬤,你們要幹什麼?」 「你們幾個磨蹭什麼?還不趕緊給大小姐去去晦氣,別把這妖魔鬼怪帶進府里。」 奚嬤嬤扯着嗓子朝着端着盆的幾個丫鬟呵斥。 玉竹聽了,眼睛瞪了老大,氣不打一處來,感情這老東西是把小姐當成了妖魔鬼怪?正要上前找奚嬤嬤理論。 蘇子然一把拉住玉竹的胳膊,低聲叮囑。 「別衝動。」 不一會兒奚嬤嬤等人端着盆,站在門兩邊,手裡拿着長長的艾葉條。 這時,媚姨娘緩緩走到蘇子然身邊,朝着奚嬤嬤佯裝說道。 「奚嬤嬤,然兒可是相府的嫡女,我看這老祖宗留下的規矩就算了吧。」 蘇子然聞言,淡淡一笑,自己的這個姨娘還真是不過放每一個詆毀自己的機會,表面她這是為自己考慮,實則是在告訴眾人,自己這個嫡女連老祖宗留下的規矩都敢不遵守。 這明顯是在告訴眾人,自己是個不忠不孝之人。 「姨娘,莫要為然兒費心了,祖宗留下的規矩不可破。」 蘇子然捋了捋身上灰突突的衣裙,一臉凜然地朝着門口走去。

《重生狂妃:皇叔狠狠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