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生農家小神醫
重生農家小神醫 連載中

重生農家小神醫

來源:google 作者:叄拾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王鳳 邱泓

一朝穿越,錢飽飽穿成了個傻子,還靠着自己的一身「肉肉」治病救人她本是個再普通不過的中醫藥專業學生,在這裡竟擔任起了神農的職責——嘗盡百草,種植草藥,科普醫藥常識,治病救人縱使人生無常又有何妨,她有個一心呵護自己的俊朗丈夫,有個志趣相投的姐妹,更有為了天下眾生都不再被病魔奪走生命的使命!她甘之如飴!展開

《重生農家小神醫》章節試讀:

邱泓被錢飽飽這沒來由的親吻給搞蒙了,手裡的火石「吧嗒」掉在了地上,還沒等他反應過來,錢飽飽率先說道:「邱泓,我知道了,我知道我要做什麼了,多虧了你,我這就去……」「回來。」邱泓大手一伸就拉住了要往外面跑的錢飽飽,訓斥小雞仔一樣訓道:「不是說了嗎,先好好吃飯,把身體養好,別的事都可以慢慢來。再說了,有什麼事能比吃飯重要啊。」「嗯嗯,是。」錢飽飽嘴上乖巧應着,眼睛卻是亮亮的。她很想告訴邱泓自己的想法,但理智還是壓過了衝動,她打算等真的靠薄荷掙到錢再告訴邱泓,到那時候,給邱泓一個大驚喜。邱泓繼續埋頭打着火石,點着火後熟練地塞進去幾片晒乾的玉米葉,小樹枝,等引起來火後才又塞進去大塊的干木頭。錢飽飽沒想到這生火也有這麼多講究,她看着安靜認真的邱泓,靜靜地欣賞着他帥氣的側臉,卻無意間瞥到他赤紅的耳根和脖子。錢飽飽這才想起來自己剛才興奮過頭親了邱泓的那一口!一瞬間,她的臉也漲紅了起來。她在感情上一向靦腆矜持,上一世也只有過一場短暫的感情而已,剛才親的那一口,現在想想實在是興奮過頭了。「我,我去拿碗。」錢飽飽隨口謅了個借口,趕緊離開了灶房。她只覺得自己心裏像是有隻頑皮的貓兒,在用小爪子輕輕地撓着她,痒痒的,讓她的心臟砰砰直跳。邱泓把菜炒好時,耳根和脖子已經不紅了。他先讓錢飽飽嘗了嘗味道,得到了錢飽飽的肯定後才把菜出了鍋。錢飽飽美滋滋地吃着筍尖炒肉,心裏不得不承認邱泓這手藝是真的好,色香味俱全,簡直是模範相公,男德標兵。拜託,有美男丈夫給做好吃的飯,壽命直接延長十年好吧!錢飽飽吃得風風火火,邱泓看她吃的好也覺得心裏滿足,還不忘倒碗水給她。等到兩人吃完飯後,也都睏倦了,錢飽飽執意去刷了碗。回來後就看到邱泓已經累得倒在床上睡了,還不忘靠着床邊睡,給錢飽飽空出了裏面的位置。錢飽飽坐在床邊欣賞了一會兒自家丈夫的睡顏,不禁感慨邱泓的親娘究竟是怎樣一個大美人,把邱泓生的這般好看。邱泓的眉毛濃密卻不雜亂;睫毛又密又長,一根一根的,像被濃墨染過一樣;嘴巴有些厚實,有個天生就看起來像是在微笑的弧度;就連皮膚都像是曬不黑一樣,白皙的很。錢飽飽拿起銅鏡看了看自己,小小的臉,臉色瘦瘦黃黃的,臉頰有些過分瘦削了,下巴也因為沒有肉的緣故看起來尖尖的。唯獨一雙大眼睛清澈明亮,配上細長有致的眉毛,想必吃胖些也會好看。要吃飯,就要先掙錢。錢飽飽這般想着,放下鏡子起身走了出去,剛走到門口,又折回來給邱泓蓋了床薄被。這一晌午,錢飽飽都在忙活,等到邱泓睡醒,再去賣油的時候他,錢飽飽才從灶房裡走出來,遞給邱泓一個香囊:「拿着這個去吧,我剛做好的,戴在身上,驅蚊子。」邱泓接過香囊,看着眼前灰頭土臉的錢飽飽苦笑道:「你一晌午都在忙着做這個?這臉上都蹭上鍋底灰了。」邱泓抬起袖子準備幫錢飽飽擦乾淨,卻被錢飽飽攔住:「沒事兒,不用擦,我待會兒還要忙呢。」「那好,你高興就行,累了就歇着。今兒我早回來,回來給你燒飯吃。」邱泓說著,把香囊系在了腰上,背起油挑子就要走。剛走到門口,又想起來什麼似的,放下挑子走向錢飽飽,一口親在了錢飽飽臉上。「咳……這個香囊,謝謝你……我賣油去了。」這回輪到錢飽飽懵了一下,她也親眼看到了邱泓是怎麼紅了耳朵和脖子的。等到邱泓走出家門了,錢飽飽才回過神來,她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臉,熱熱的,心跳得也快。錢飽飽抿嘴笑了笑,轉身又忙去了,連她自己都沒注意到,被邱泓這一親後,自己幹活的動作輕快了許多,腳底像踩了一片雲自在。錢飽飽本來是想多做一些香囊拿出去賣的,但就剛才費了那半天勁做的香囊,就已經用掉整一株薄荷了。畢竟要把薄荷葉都烤乾再裝進香囊里,為了美觀還不能裝的太少。但整個院子就牆角這麼幾株薄荷,要真做起香囊來肯定不夠,總不能去野外摘吧?村裡關於她和邱泓的閑話已經夠多了。錢飽飽思來想去,掐算了下日子,一拍腿道:「我自己種!」錢飽飽算得清楚,薄荷好養活,從發芽到完全成熟也不過兩三月。如今才剛開春,蚊子也剛開始肆虐,完全來得及。「不止要種薄荷,板藍根、艾草、青蒿,益母草……都要種上。這裡的人不把這些當寶貝,那我就親自來種!」說干就干,錢飽飽翻出鋤頭和鐵杴,扛在肩上就出了門,沒一會兒就到了邱泓之前說過的那十畝荒地,這離着宅子也近,在這種草藥也方便。之前錢飽飽還疑惑:既然邱家沒錢,那為何不把這十畝地給賣了?畢竟這麼大片地賣出去也不算是小數目了,但如今她親眼看到這十畝荒田才明白了,不是邱家人不想賣,而是賣不了。這黃溪村其實曾不叫黃溪村,如今之所以叫做黃溪村,就是因為十幾年前上遊河流改道,導致有一條接近於河的大溪流過村子,如今這溪水是大半個村子的取水來源。可是這溪水就不偏不倚地從這邱家的十畝地上流過去了,這一流,佔了接近七畝地的大小。錢飽飽算了算,剩下的荒地里除了老樹和頑石,真正能用的地也不過兩畝。「哎……」錢飽飽無奈地嘆了口氣,雖說這十畝地現在只剩兩畝,心中有所不爽,但畢竟日子還是要過的。從另一方面來說,這以後取水澆地倒也是方便了。想到這,錢飽飽心情轉好,擼起袖子就下了地。「開干咯!」錢飽飽舉起鋤頭,深吸一口氣,往地上用力一鋤——

《重生農家小神醫》章節目錄: